二十四史 | 四庫全書 | 古今圖書集成 | 歷史人物 | 說文解字 | 成語詞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經索引 | 字體轉換器 | 篆書識別 | 近義反義詞 | 對聯大全 | 家譜族譜查詢 | 哈佛古籍

首頁 | 國學書庫 | 影印古籍 | 詩詞寶典 | 精選 | 漢語字典 | 漢語詞典 | 部件查字 | 書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歷史人物 | 歷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軟件下載

歷史 | 四庫全書 | 全文檢索 | 古籍書目 | 正史 | 成語詞典 | 康熙字典 | 說文解字 | 字形演變 | 金 文 | 年號 | 歷史地名 | 歷史事件 | 官職 | 知識 | 中醫中藥 | 留言反饋

首頁 > 集部 > 小說 > 西游記 >

第四十七回 圣僧夜阻通天水 金木垂慈救小童

第四十七回 圣僧夜阻通天水 金木垂慈救小童

  卻說那國王倚著龍床,淚如泉涌,只哭到天晚不住。行者上前高呼道:“你怎么這等昏亂!見放著那道士的尸骸,一個是虎,一個是鹿,那羊力是一個羚羊。不信時,撈上骨頭來看,那里人有那樣骷髏?他本是成精的山獸,同心到此害你,因見氣數還旺,不敢下手。若再過二年,你氣數衰敗,他就害了你性命,把你江山一股兒盡屬他了。幸我等早來,除妖邪救了你命,你還哭甚?哭甚!急打發關文,送我出去。”國王聞此,方才省悟。那文武多官俱奏道:“死者果然是白鹿黃虎,油鍋里果是羊骨。圣僧之言,不可不聽。”國王道:“既是這等,感謝圣僧。今日天晚,教太師且請圣僧至智淵寺。明日早朝,大開東閣,教光祿寺安排素凈筵宴酬謝。”果送至寺里安歇。次日五更時候,國王設朝,聚集多官,傳旨:“快出招僧榜文,四門各路張掛。”一壁廂大排筵宴,擺駕出朝,至智淵寺門外,請了三藏等,共入東閣赴宴,不在話下。卻說那脫命的和尚聞有招僧榜,個個欣然,都入城來尋孫大圣,交納毫毛謝恩。這長老散了宴,那國王換了關文,同皇后嬪妃,兩班文武,送出朝門。只見那些和尚跪拜道旁,口稱:“齊天大圣爺爺!我等是沙灘上脫命僧人。聞知爺爺掃除妖孽,救拔我等,又蒙我王出榜招僧,特來交納毫毛,叩謝天恩。”行者笑道:“汝等來了幾何?”僧人道:“五百名,半個不少。”行者將身一抖,收了毫毛,對君臣僧俗人說道:“這些和尚實是老孫放了,車輛是老孫運轉雙關穿夾脊,捽碎了,那兩個妖道也是老孫打死了。今日滅了妖邪,方知是禪門有道,向后來再不可胡為亂信。望你把三教歸一,也敬僧,也敬道,也養育人才,我保你江山永固。”國王依言,感謝不盡,遂送唐僧出城去訖。

  這一去,只為殷勤經三藏,努力修持光一元。曉行夜住,渴飲饑餐,不覺的春盡夏殘,又是秋光天氣。一日,天色已晚,唐僧勒馬道:“徒弟,今宵何處安身也?”行者道:“師父,出家人莫說那在家人的話。”三藏道:“在家人怎么?出家人怎么?”行者道:“在家人,這時候溫床暖被,懷中抱子,腳后蹬妻,自自在在睡覺;我等出家人,那里能夠!便是要帶月披星,餐風宿水,有路且行,無路方住。”八戒道:“哥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今路多險峻,我挑著重擔,著實難走,須要尋個去處,好眠一覺,養養精神,明日方好捱擔,不然,卻不累倒我也?”行者道:

  “趁月光再走一程,到有人家之所再住。”師徒們沒奈何,只得相隨行者往前。

  又行不多時,只聽得滔滔浪響。八戒道:“罷了!來到盡頭路了!”沙僧道:“是一股水擋住也。”唐僧道:“卻怎生得渡?”八戒道:“等我試之,看深淺何如。”三藏道:“悟能,你休亂談,水之淺深,如何試得?”八戒道:“尋一個鵝卵石,拋在當中。若是濺起水泡來是淺,若是骨都都沉下有聲是深。”行者道:“你去試試看。”那呆子在路旁摸了一塊頑石,望水中拋去,只聽得骨都都泛起魚津,沉下水底。他道:“深深深!去不得!”唐僧道:

  “你雖試得深淺,卻不知有多少寬闊。”八戒道:“這個卻不知,不知。”行者道:“等我看看。”好大圣,縱筋斗云,跳在空中,定睛觀看,但見那:洋洋光浸月,浩浩影浮天。靈派吞華岳,長流貫百川。千層洶浪滾,萬迭峻波顛。岸口無漁火,沙頭有鷺眠。

  茫然渾似海,一望更無邊。急收云頭,按落河邊道:“師父,寬哩寬哩!去不得!老孫火眼金睛,白日里常看千里,兇吉曉得是,夜里也還看三五百里。如今通看不見邊岸,怎定得寬闊之數?”

  三藏大驚,口不能言,聲音哽咽道:“徒弟啊,似這等怎了?”沙僧道:“師父莫哭,你看那水邊立的,可不是個人么。”行者道:

  “想是扳罾的漁人,等我問他去來。”拿了鐵棒,兩三步跑到面前看處,呀!不是人,是一面石碑。碑上有三個篆文大字,下邊兩行,有十個小字。三個大字乃“通天河”,十個小字乃“徑過八百里,亙古少人行”。行者叫:“師父,你來看看。”三藏看見,滴淚道:“徒弟呀,我當年別了長安,只說西天易走,那知道妖魔阻隔,山水迢遙!”八戒道:“師父,你且聽,是那里鼓鈸聲音?想是做齋的人家。我們且去趕些齋飯吃,問個渡口尋船,明日過去罷。”三藏馬上聽得,果然有鼓鈸之聲,“卻不是道家樂器,足是我僧家舉事。我等去來。”行者在前引馬,一行聞響而來。那里有甚正路,沒高沒低,漫過沙灘,望見一簇人家住處,約摸有四五百家,卻也都住得好,但見倚山通路,傍岸臨溪。處處柴扉掩,家家竹院關。沙頭宿鷺夢魂清,柳外啼鵑喉舌冷。短笛無聲,寒砧不韻。紅蓼枝搖月,黃蘆葉斗風。陌頭村犬吠疏籬,渡口老漁眠釣艇。燈火稀,人煙靜,半空皎月如懸鏡。忽聞一陣白蘋香,卻是西風隔岸送。

  三藏下馬,只見那路頭上有一家兒,門外豎一首幢幡,內里有燈燭熒煌,香煙馥郁。三藏道:“悟空,此處比那山凹河邊,卻是不同。在人間屋檐下,可以遮得冷露,放心穩睡。你都莫來,讓我先到那齋公門首告求。若肯留我,我就招呼汝等;假若不留,你卻休要撒潑。汝等臉嘴丑陋,只恐唬了人,闖出禍來,卻倒無住處矣。”行者道:“說得有理。請師父先去,我們在此守待。”那長老才摘了斗笠,光著頭,抖抖褊衫,拖著錫杖,徑來到人家門外,見那門半開半掩,三藏不敢擅入。聊站片時,只見里面走出一個老者,項下掛著數珠,口念阿彌陀佛,徑自來關門,慌得這長老合掌高叫:“老施主,貧僧問訊了。”那老者還禮道:

  “你這和尚,卻來遲了。”三藏道:“怎么說?”老者道:“來遲無物了。早來啊,我舍下齋僧,盡飽吃飯,熟米三升,白布一段,銅錢十文。你怎么這時才來?”三藏躬身道:“老施主,貧僧不是趕齋的。”老者道:“既不趕齋,來此何干?”三藏道:“我是東土大唐欽差往西天取經者,今到貴處,天色已晚,聽得府上鼓鈸之聲,特來告借一宿,天明就行也。”那老者搖手道:“和尚,出家人休打誑語。東土大唐到我這里,有五萬四千里路,你這等單身,如何來得?”三藏道:“老施主見得最是,但我還有三個小徒,逢山開路,遇水迭橋,保護貧僧,方得到此。”老者道:“既有徒弟,何不同來?”教:“請,請,我舍下有處安歇。”三藏回頭叫聲:“徒弟,這里來。”那行者本來性急,八戒生來粗魯,沙僧卻也莽撞,三個人聽得師父招呼,牽著馬,挑著擔,不問好歹,一陣風闖將進去。那老者看見,唬得跌倒在地,口里只說是“妖怪來了!妖怪來了!”三藏攙起道:“施主莫怕,不是妖怪,是我徒弟。”老者戰兢兢道:“這般好俊師父,怎么尋這樣丑徒弟!”三藏道:“雖然相貌不中,卻倒會降龍伏虎,捉怪擒妖。”老者似信不信的,扶著唐僧慢走。

  卻說那三個兇頑闖入廳房上,拴了馬,丟下行李。那廳中原有幾個和尚念經,八戒掬著長嘴喝道:“那和尚,念的是甚么經?”那些和尚聽見問了一聲,忽然抬頭觀看外來人,嘴長耳朵大。身粗背膊寬,聲響如雷咋。行者與沙僧,容貌更丑陋。廳堂幾眾僧,無人不害怕。阇黎還念經,班首教行罷。難顧磬和鈴,佛象且丟下。一齊吹息燈,驚散光乍乍。跌跌與爬爬,門檻何曾跨!你頭撞我頭,似倒葫蘆架。清清好道場,翻成大笑話。

  這兄弟三人,見那些人跌跌爬爬,鼓著掌哈哈大笑。那些僧越加悚懼,磕頭撞腦,各顧性命,通跑凈了,三藏攙那老者,走上廳堂,燈火全無,三人嘻嘻哈哈的還笑。唐僧罵道:“這潑物,十分不善!我朝朝教誨,日日叮嚀。古人云,不教而善,非圣而何!  教而后善,非賢而何!教亦不善,非愚而何!汝等這般撒潑,誠為至下至愚之類!走進門不知高低,唬倒了老施主,驚散了念經僧,把人家好事都攪壞了,卻不是墮罪與我?”說得他們不敢回言。那老者方信是他徒弟,急回頭作禮道:“老爺,沒大事,沒大事,才然關了燈,散了花,佛事將收也。”八戒道:“既是了帳,擺出滿散的齋來,我們吃了睡覺。”老者叫:“掌燈來!掌燈來!”

  家里人聽得,大驚小怪道:“廳上念經,有許多香燭,如何又教掌燈?”幾個僮仆出來看時,這個黑洞洞的,即便點火把燈籠,一擁而至,忽抬頭見八戒沙僧,慌得丟了火把,忽抽身關了中門,往里嚷道:“妖怪來了!妖怪來了!”

  行者拿起火把,點上燈燭,扯過一張交椅,請唐僧坐在上面,他兄弟們坐在兩旁,那老者坐在前面。正敘坐間,只聽得里面門開處,又走出一個老者,拄著拐杖道:“是甚么邪魔,黑夜里來我善門之家?”前面坐的老者,急起身迎到屏門后道:“哥哥莫嚷,不是邪魔,乃東土大唐取經的羅漢。徒弟們相貌雖兇,果然是相惡人善。”那老者方才放下拄杖,與他四位行禮。禮畢,也坐了面前叫:“看茶來,排齋。”連叫數聲,幾個僮仆,戰戰兢兢,不敢攏帳。八戒忍不住問道:“老者,你這盛價,兩邊走怎的?”老者道:“教他們捧齋來侍奉老爺。”八戒道:“幾個人伏侍?”老者道:“八個人。”八戒道:“這八個人伏侍那個?”老者道:“伏侍你四位。”八戒道:“那白面師父,只消一個人;毛臉雷公嘴的,只消兩個人;那晦氣臉的,要八個人;我得二十個人伏侍方彀。”老者道:“這等說,想是你的食腸大些。”八戒道:“也將就看得過。”老者道:“有人,有人。”七大八小,就叫出有三四十人出來。

  那和尚與老者,一問一答的講話,眾人方才不怕。卻將上面排了一張桌,請唐僧上坐;兩邊擺了三張桌,請他三位坐;前面一張桌,坐了二位老者。先排上素果品菜蔬,然后是面飯、米飯、閑食、粉湯,排得齊齊整整。唐長老舉起箸來,先念一卷《啟齋經》。那呆子一則有些急吞,二來有些餓了,那里等唐僧經完,拿過紅漆木碗來,把一碗白米飯,撲的丟下口去,就了了。

  旁邊小的道:“這位老爺忒沒算計,不籠饅頭,怎的把飯籠了,卻不污了衣服?”八戒笑道:“不曾籠,吃了。”小的道:“你不曾舉口,怎么就吃了?”八戒道:“兒子們便說謊!分明吃了;不信,再吃與你看。”那小的們,又端了碗,盛一碗遞與八戒。呆子幌一幌,又丟下口去就了了。眾僮仆見了道:“爺爺呀!你是磨磚砌的喉嚨,著實又光又溜!”那唐僧一卷經還未完,他已五六碗過手了,然后卻才同舉箸,一齊吃齋。呆子不論米飯面飯,果品閑食,只情一撈亂噇,口里還嚷:“添飯!添飯!”漸漸不見來了!  行者叫道:“賢弟,少吃些罷,也強似在山凹里忍餓,將就彀得半飽也好了。”八戒道:“嘴臉!常言道,齋僧不飽,不如活埋哩。”行者教:“收了家火,莫睬他!”二老者躬身道:“不瞞老爺說,白日里倒也不怕,似這大肚子長老,也齋得起百十眾;只是晚了,收了殘齋,只蒸得一石面飯、五斗米飯與幾桌素食,要請幾個親鄰與眾僧們散福。不期你列位來,唬得眾僧跑了,連親鄰也不曾敢請,盡數都供奉了列位。如不飽,再教蒸去。”八戒道:“再蒸去!再蒸去!”話畢收了家火桌席,三藏拱身,謝了齋供,才問:“老施主,高姓?”老者道:“姓陳。”三藏合掌道:“這是我貧僧華宗了。”老者道:“老爺也姓陳?”三藏道:“是,俗家也姓陳,請問適才做的甚么齋事?”八戒笑道:“師父問他怎的!豈不知道?必然是青苗齋、平安齋、了場齋罷了。”老者道:“不是,不是。”三藏又問:“端的為何?”老者道:“是一場預修亡齋。”八戒笑得打跌道:“公公忒沒眼力!我們是扯謊架橋哄人的大王,你怎么把這謊話哄我!和尚家豈不知齋事?只有個預修寄庫齋、預修填還齋,那里有個預修亡齋的?你家人又不曾有死的,做甚亡齋?”

  行者聞言,暗喜道:“這呆子乖了些也。老公公,你是錯說了,怎么叫做預修亡齋?”那二位欠身道:“你等取經,怎么不走正路,卻蹡到我這里來?”行者道:“走的是正路,只見一股水擋住,不能得渡,因聞鼓鈸之聲,特來造府借宿。”老者道:“你們到水邊,可曾見些甚么?”行者道:“止見一面石碑,上書通天河三字,下書‘徑過八百里亙古少人行’十字,再無別物。”老者道:“再往上岸走走,好的離那碑記只有里許,有一座靈感大王廟,你不曾見?”行者道:“未見,請公公說說,何為靈感?”那兩個老者一齊垂淚道:“老爺啊!那大王:感應一方興廟宇,威靈千里祐黎民。年年莊上施甘露,歲歲村中落慶云。”行者道:“施甘雨,落慶云,也是好意思,你卻這等傷情煩惱,何也?”那老者跌腳捶胸,哏了一聲道:“老爺啊!雖則恩多還有怨,縱然慈惠卻傷人。只因要吃童男女,不是昭彰正直神。”行者道:“要吃童男女么?”老者道:“正是。”行者道:“想必輪到你家了?”老者道:“今年正到舍下。我們這里,有百家人家居住。此處屬車遲國元會縣所管,喚做陳家莊。這大王一年一次祭賽,要一個童男,一個童女,豬羊牲醴供獻他。他一頓吃了,保我們風調雨順;若不祭賽,就來降禍生災。”行者道:“你府上幾位令郎?”老者捶胸道:“可憐!可憐!說甚么令郎,羞殺我等!這個是我舍弟,名喚陳清,老拙叫做陳澄。我今年六十三歲,他今年五十八歲,兒女上都艱難。我五十歲上還沒兒子,親友們勸我納了一妾,沒奈何尋下一房,生得一女,今年才交八歲,取名喚做一秤金。”八戒道:“好貴名!怎么叫做一秤金?”老者道:“我因兒女艱難,修橋補路,建寺立塔,布施齋僧,有一本帳目,那里使三兩,那里使五兩,到生女之年,卻好用過有三十斤黃金。三十斤為一秤,所以喚做一秤金。”行者道:“那個的兒子么?”老者道:  “舍弟有個兒子,也是偏出,今年七歲了,取各喚做陳關保。”行者問:“何取此名?”老者道:“家下供養關圣爺爺,因在關爺之位下求得這個兒子,故名關保,我兄弟二人,年歲百二,止得這兩個人種,不期輪次到我家祭賽,所以不敢不獻。故此父子之情,難割難舍,先與孩兒做個超生道場,故曰預修亡齋者,此也。”三藏聞言,止不住腮邊淚下道:“這正是古人云,黃梅不落青梅落,老天偏害沒兒人。”行者笑道:“等我再問他。老公公,你府上有多大家當?”二老道:“頗有些兒,水田有四五十頃,旱田有六七十頃,草場有八九十處,水黃牛有二三百頭,驢馬有三二十匹,豬羊雞鵝無數。舍下也有吃不著的陳糧,穿不了的衣服。家財產業,也盡得數。”行者道:“你這等家業,也虧你省將起來的。”老者道:“怎見我省?”行者道:“既有這家私,怎么舍得親生兒女祭賽?拚了五十兩銀子,可買一個童男;拚了一百兩銀子,可買一個童女,連絞纏不過二百兩之數,可就留下自己兒女后代,卻不是好?”二老滴淚道:“老爺!你不知道,那大王甚是靈感,常來我們人家行走。”行者道:“他來行走,你們看見他是甚么嘴臉?有幾多長短?”二老道:“不見其形,只聞得一陣香風,就知是大王爺爺來了,即忙滿斗焚香,老少望風下拜。他把我們這人家,匙大碗小之事,他都知道,老幼生時年月,他都記得。只要親生兒女,他方受用。不要說二三百兩沒處買,就是幾千萬兩,也沒處買這般一模一樣同年同月的兒女。”行者道:“原來這等,也罷也罷,你且抱你令郎出來,我看看。”那陳清急入里面,將關保兒抱出廳上,放在燈前。小孩兒那知死活,籠著兩袖果子,跳跳舞舞的,吃著耍子。行者見了,默默念聲咒語,搖身一變,變作那關保兒一般模樣。兩個孩兒,攙著手,在燈前跳舞,唬得那老者謊忙跪著唐僧道:“老爺,不當人子!不當人子!這位老爺才然說話,怎么就變作我兒一般模樣,叫他一聲,齊應齊走!卻折了我們年壽!請現本相!請現本相!行者把臉抹了一把,現了本相。那老者跪在面前道:

  “老爺原來有這樣本事。”行者笑道:“可象你兒子么?”老者道:

  “象象象!果然一般嘴臉,一般聲音,一般衣服,一般長短。”行者道:“你還沒細看哩,取秤來稱稱,可與他一般輕重。”老者道:是是是,是一般重。”行者道:“似這等可祭賽得過么?”老者道:“忒好忒好!祭得過了!”行者道:“我今替這個孩兒性命,留下你家香煙后代,我去祭賽那大王去也。”那陳清跪地磕頭道:

  “老爺果若慈悲替得,我送白銀一千兩,與唐老爺做盤纏往西天去。”行者道:“就不謝謝老孫?”老者道:“你已替祭,沒了你也。”行者道:“怎的得沒了?”老者道:“那大王吃了。”行者道:

  “他敢吃我?”老者道:“不吃你,好道嫌腥。”行者笑道:“任從天命,吃了我,是我的命短;不吃,是我的造化。我與你祭賽去。”

  那陳清只管磕頭相謝,又允送銀五百兩,惟陳澄也不磕頭,也不說謝,只是倚著那屏門痛哭。行者知之,上前扯住道:

  “老大,你這不允我,不謝我,想是舍不得你女兒么?”陳澄才跪下道:“是舍不得,敢蒙老爺盛情,救替了我侄子也彀了。但只是老拙無兒,止此一女,就是我死之后,他也哭得痛切,怎么舍得!”行者道:“你快去蒸上五斗米的飯,整治些好素菜,與我那長嘴師父吃,教他變作你的女兒,我兄弟同去祭賽,索性行個陰騭,救你兩個兒女性命,如何?”那八戒聽得此言,心中大驚道:“哥哥,你要弄精神,不管我死活,就要攀扯我。”行者道:

  “賢弟,常言道,雞兒不吃無工之食。你我進門,感承盛齋,你還嚷吃不飽哩,怎么就不與人家救些患難?”八戒道:“哥啊,你便會變化,我卻不會哩。”行者道:“你也有三十六般變化,怎么不會?”唐僧叫:“悟能,你師兄說得最是,處得甚當。常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一則感謝厚情,二來當積陰德,況涼夜無事,你兄弟耍耍去來。”八戒道:“你看師父說的話!我只會變山變樹,變石頭變癩象,變水牛變大胖漢還可,若變小女兒,有幾分難哩。”行者道:“老大莫信他,抱出你令愛來看。”那陳澄急入里邊,抱將一秤金孩兒,到了廳上。一家子,妻妾大小,不分老幼內外,都出來磕頭禮拜,只請救孩兒性命。那女兒頭上戴一個八寶垂珠的花翠箍,身上穿一件紅閃黃的纻絲襖,上套著一件官綠緞子棋盤領的披風;腰間系一條大紅花絹裙,腳下踏一雙蝦蟆頭淺紅纻絲鞋,腿上系兩只綃金膝褲兒,也袖著果子吃哩。行者道:“八戒,這就是女孩兒,你快變的象他,我們祭賽去。”八戒道:“哥呀,似這般小巧俊秀,怎變?”行者叫:“快些!  莫討打!”八戒謊了道:“哥哥不要打,等我變了看。”這呆子念動咒語,把頭搖了幾搖,叫“變!”真個變過頭來,就也象女孩兒面目,只是肚子胖大,郎伉不象。行者笑道:“再變變!”八戒道:

  “憑你打了罷!變不過來,奈何?”行者道:“莫成是丫頭的頭,和尚的身子?弄的這等不男不女,卻怎生是好?你可布起罡來。”  他就吹他一口仙氣,果然即時把身子變過,與那孩兒一般。便教:“二位老者,帶你寶眷與令郎令愛進去,不要錯了。一會家,我兄弟躲懶討乖,走進去,轉難識認。你將好果子與他吃,不可教他哭叫,恐大王一時知覺,走了風訊,等我兩人耍子去也!”  好大圣,吩咐沙僧保護唐僧,他變作陳關保,八戒變作一秤金。二人俱停當了,卻問:“怎么供獻?還是捆了去,是綁了去?蒸熟了去,是剁碎了去?”八戒道:“哥哥,莫要弄我,我沒這個手段。”老者道:“不敢不敢!只是用兩個紅漆丹盤,請二位坐在盤內,放在桌上,著兩個后生抬一張桌子,把你們抬上廟去。”行者道:“好好好!拿盤子出來,我們試試。”那老者即取出兩個丹盤,行者與八戒坐上,四個后生,抬起兩張桌子,往天井里走走兒,又抬回放在堂上。行者歡喜道:“八戒,象這般子走走耍耍,我們也是上臺盤的和尚了。”八戒道:“若是抬了去,還抬回來,兩頭抬到天明,我也不怕;只是抬到廟里,就要吃哩,這個卻不是耍子!”行者道:“你只看著我,劃著吃我時,你就走了罷。”八戒道:“知他怎么吃哩?如先吃童男,我便好跑;如先吃童女,我卻如何?”老者道:“常年祭賽時,我這里有膽大的,鉆在廟后,或在供桌底下,看見他先吃童男,后吃童女。”八戒道:“造化!造化!兄弟正然談論,只聽得外面鑼鼓喧天,燈火照耀,同莊眾人打開前門叫:“抬出童男童女來!”這老者哭哭啼啼,那四個后生將他二人抬將出去。端的不知性命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查看目錄 >> 《西游記》


國學迷 郘亭詩鈔六卷 雙梧書屋醫學讀書志二卷 春秋公法比義發微六卷 小學集解六卷 漁洋山人精華錄訓纂十卷金氏精華錄箋注辯訛一卷 道西齋日記二卷 桂林宋氏家譜十卷 黃淮安瀾編二卷 番禺陳氏東塾叢書 新鐫評點繡屏緣四卷十九回 [乾隆]衛輝府志五十三卷首一卷末一卷 飛龍傳八卷六十回 甌北詩鈔十卷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二十卷 侯朝宗文鈔八卷 嵰山甜雪十二卷 選集漢印分韻二卷續集二卷 揞黑豆集八卷首一卷 皇清開國方略三十二卷首一卷 陸宣公集二十二卷 [嘉慶]什邡縣志五十四卷 管子校正二十四卷 杜工部集 半螺龕雜誌一卷 黃潭先生讀書一得四卷 青陽縣九華山志略不分卷 四松齋詩集二卷文一卷贈言二卷 題曲 南來志一卷北歸志一卷廣州遊覽小志一卷 [安徽休寧]新安蘇氏族譜十五卷 漢儒通義七卷 古列女傳八卷 寄園寄所寄十二卷 安溪李文貞公解義三種 百名家詞鈔一百卷 文字蒙求廣義四卷 曹月川先生遺書十種 湖海樓叢書十三種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二十五卷 千家詩箋注二卷增補重訂二卷 日本訪書志十六卷 國朝史論萃編甲集四卷 古泉叢話三卷 古懽錄八卷 清權堂集二十二卷 幼學歌五卷續編一卷 御纂詩義折中二十卷 鄉董箴言一卷 英俄印度交涉書一卷 諸儒奧論前集二卷續集二卷 尋壑外言五卷 貴州余慶縣應征地丁耗羨銀總數民欠未完散數徵信冊不分卷 起居注館則例一卷 春穀詩鈔一卷春穀小草二卷且種樹齋詩鈔一卷問梅軒詩鈔一卷 老子集解二卷考異一卷 晉略六十六卷 古玉圖考一卷 延緑閣集十二卷 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資治通鑑補二百九十四卷 創建豫南書院存略(明).pdf 道光鄢陵縣志.pdf 登封縣志(乾隆).pdf 鄧州志(嘉靖).pdf 鄧州志(乾隆).pdf 范縣鄉土志(光緒).pdf 范縣志(嘉慶).pdf 范縣志(康熙).pdf 范縣志續編(光緒).pdf 風穴續志(乾隆).pdf 封丘縣續志(康熙 民國鉛印本).pdf 封丘縣續志(康熙).pdf 封丘縣續志(民國).pdf 封丘縣志(康熙 民國鉛印本).pdf 封丘縣志(康熙).pdf 封丘縣志(順治 民國鉛印本).pdf 封丘縣志(順治).pdf 扶溝縣志(道光).pdf 扶溝縣志(光緒).pdf 鞏縣志(嘉靖).pdf 鞏縣志(民國)卷02-13.pdf 鞏縣志(民國)卷14-26.pdf 鞏縣志(乾隆 民國).pdf 鞏縣志(乾隆).pdf 固始水利紀實(民國).pdf 固始縣續志(乾隆10年).pdf 固始縣志(嘉靖).pdf 固始縣志(康熙).pdf 光山縣志(嘉靖).pdf 光山縣志(乾隆).pdf 光山縣志約稿(民國).pdf 光緒鹿邑縣志.pdf 光緒永城縣志.pdf 光州鄉土志(光緒).pdf 光州志(光緒).pdf 光州志(乾隆)附志余(藝文).pdf 光州志(乾隆)卷01-39.pdf 光州志(乾隆)卷40-68.pdf 歸德府志(乾隆 光緒刻本).pdf 歸德府志(乾隆).pdf 歸德府志(順治).pdf 河北省濮陽縣地方實際情況調查報告書(民國).pdf 河南第六行政區疆域沿革考(民國).pdf 河南府志(乾隆)卷00-33.pdf 河南府志(乾隆)卷34-73.pdf 河南府志(乾隆)卷74-90.pdf 河南府志(乾隆)卷91-116.pdf 河南管河道事宜(民國).pdf 河南全省地理擇要(光緒).pdf 河南省區縣沿革簡表(民國).pdf 河南省圖(同治).pdf 河南省志(抄本).pdf 河南通省程途里數(清).pdf 河南通志(康熙34年)卷01-14.pdf 河南通志(康熙34年)卷15-25.pdf 河南通志(康熙34年)卷26-38.pdf 河南通志(康熙34年)卷39-50.pdf 河南通志(康熙9年)卷01-14.pdf 河南通志(康熙9年)卷15-25.pdf 河南通志(康熙9年)卷26-38.pdf 河南通志(康熙9年)卷39-50.pdf 河南通志(民國)01-08.pdf 河南通志(民國)09-16.pdf 河南通志(雍正)卷01-17.pdf 河南通志(雍正)卷18-34.pdf 河南通志(雍正)卷35-53.pdf 河南通志(雍正)卷54-65.pdf 河南通志(雍正)卷66-80.pdf 河南通志稿(民國).pdf 河南治河工程舊冊(清)01-19.pdf 河南治河工程舊冊(清)20-31.pdf 河南治河工程舊冊(清)32-40.pdf 河南中部墳墓外部之研究(民國).pdf 河內縣志(道光).pdf 河內縣志(康熙).pdf 河陰縣志(康熙).pdf 河陰縣志(民國 1962石印本).pdf 河陰縣志(民國).pdf 滑縣志(康熙).pdf 滑縣志(乾隆).pdf 滑縣志(同治).pdf 淮寧縣志(道光)卷01-18.pdf 淮寧縣志(道光)卷19-27.pdf 淮陽縣志(民國23年).pdf 淮陽縣志(民國5年).pdf 輝縣志(道光).pdf 獲嘉縣志(民國 稿本).pdf 獲嘉縣志(民國 鉛印本).pdf 獲嘉縣志(乾隆 道光補刻本).pdf 獲嘉縣志(乾隆).pdf 汲縣今志(民國).pdf 汲縣志(乾隆).pdf 濟源縣志(乾隆).pdf 嘉慶安陽縣志(嘉慶4年).pdf 郟縣續志(乾隆).pdf 郟縣志(同治).pdf 郟縣志(咸豐).pdf 浚縣志(嘉慶).pdf 開封府志(康熙)卷01-23.pdf 開封府志(康熙)卷24-40.pdf 開封縣志草略(民國).pdf 開州志(光緒).pdf 開州志(嘉靖).pdf 開州志(嘉慶).pdf 考城縣志(康熙).pdf 考城縣志(民國13年).pdf 考城縣志(民國30年).pdf 蘭陽縣志(嘉靖).pdf 蘭陽縣志(康熙).pdf 蘭陽縣志(乾隆).pdf 黎陽雜記(光緒).pdf 林縣志(康熙).pdf 林縣志(民國).pdf 林縣志(乾隆).pdf 臨潁縣續志(乾隆).pdf 臨潁縣志(順治).pdf 靈寶縣志(民國).pdf 魯山縣志(嘉靖).pdf 魯山縣志(嘉慶).pdf 鹿邑縣志(乾隆).pdf
特別致謝 | 收藏本站 | 歡迎投稿 | 意見建議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國學大師 古典圖書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本站非營利性站點,以方便網友為主,僅供學習。
內容由熱心網友提供和網上收集,不保留版權。若侵犯了您的權益,來信即刪。[email protected]

滬ICP備15009860號
香港六合图库